搜索 導航菜單

股票行情软件有一天的数据不显示:字節跳動的B面

[摘要]頭條、抖音只是A面,只有了解其B面,才能真的了解字節跳動。

000553股票行情 www.907172.tw 頭條、抖音只是A面,只有了解其B面,才能真的了解字節跳動。

眾所周知的是,字節跳動是一家以資訊、短視頻為主的內容聚合、分發公司,并在短短八年內成為一家互聯網巨頭。

的確,今日頭條DAU 1.2億+,抖音DAU 4億,2019年營收170億美元(非官方數據),這些數據無不印證著上述的標簽。

而除了今日頭條和抖音,字節跳動還有西瓜視頻、懂車帝、皮皮蝦等產品,但以上這些,均是字節跳動的A面。

鮮為人知的是,字節跳動正大肆發力教育,并布局車聯網。而如果不是疫情的發生,字節跳動推出的企業辦公套件飛書也不會在國內如此普及,這些,也僅僅是字節跳動B面的一部分。

教育成三大戰略之一

“教育是公司跨界嘗試的新業務方向。”

在今年3月12日的公開信上,字節跳動創始人、CEO張一鳴明確宣布將教育作為親自關注的三大戰略之一,另外兩大戰略分別是研究如何更好地改進超大型全球化企業的管理與研究科技公司如何創造更多的社會價值,可見教育在張一鳴心中的重要程度。

張一鳴的公開信發出之后,字節跳動立即在教育領域展開了一系列行動:3月13日,字節跳動高級副總裁陳林在微頭條上聲稱,字節跳動教育業務仍在持續招人,今年將招聘超一萬人;

3月17日,字節跳動成立一家全資教育子公司——北京博學互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3月26日,上海市普陀區政府與字節跳動簽訂關于智慧校園示范區的合作協議,雙方將以智慧教育為切入點,在教育信息化方面展開深度合作;

4月12日,字節跳動上線 “瓜瓜龍思維” 數學思維學習平臺,“瓜瓜龍英語”于5月8日亮相羅永浩抖音直播間,上架后10秒鐘5000份產品售罄。

同時,疫情期間,字節跳動旗下產品抖音、西瓜視頻、今日頭條等聯合學而思、樂樂課堂、有道精品課、跟誰學、作業幫等50家教育機構為全國中小學生提供免費上課服務,并推動旗下K12在線教育平臺清北網校免費搭建“空中課堂”。

事實上,字節跳動在教育領域的野心,始于2017年12月的“eduTECH 2017今日頭條教育行業未來峰會”。此后兩三年,字節跳動始終在教育領域默默布局著,而張一鳴的公開信,則是進一步提高了教育在字節跳動的戰略地位。

回看字節跳動在教育領域的布局,有gogokid、aiKID、湯圓英語、開言英語、大力課堂、瓜瓜龍思維、瓜瓜龍英語等100%字節跳動孵化產品;有清北網校、學霸君B端業務、好好學習等字節跳動收購業務;有一起作業、曉羊教育、新升力等投資品牌。

入局車聯網

除了大肆發力教育,字節跳動也在車聯網展開了動作。5月中旬,字節跳動被爆出在官網發布了車聯網相關的招聘信息,招聘高級產品經理和高級商務經理兩個崗位。

其中,車聯網高級產品經理主要負責設計、規劃車輛信息娛樂系統(IVI)的整體方案;進行需求收集、需求分析、需求文檔編寫、產品原型制作;進行跨部門溝通合作,并推動開發、測試、運營等部門間協作達成產品目標等。

商務經理主要負責字節跳動旗下多款移動互聯網產品、海量優質內容及領先技術解決方案在車聯網及智能硬件領域的商務拓展;收集車聯網、智能音箱、可穿戴及智能家居/IoT 等行業和場景的行業動態、客戶情報及商業數據,撰寫相關業務拓展規劃;探索并實現上述領域的互聯網toB商業化收入等。

在該消息被爆出后,字節跳動迅速下線了這兩個招聘職位(目前仍未在官網搜索到),但字節跳動大大方方地承認:“消息屬實,我們在做一些探索,以滿足車載場景的用戶體驗。”

字節跳動所說的這個探索,便是推出自己的車輛信息娛樂系統方案,實現旗下抖音等移動互聯網產品在汽車終端的落地。有分析者認為,未來,隨著今日頭條、抖音落地車上,字節跳動或想形成完整的價值鏈條,甚至搭建自己的系統。

其實從去年便能看出,字節跳動有進軍車聯網的想法:參投理想汽車C輪融資;拜訪長城汽車和吉利旗下的車聯網公司億咖通;約見了博泰車聯董事應宜倫;與理想汽車基于車聯網業務交流。

B端服務,不止飛書

如果說字節跳動在教育、車聯網領域的動作還有少部分人耳聞,那么,除了飛書外,字節跳動在B端服務的其他布局則更為隱秘。鑒于與飛書相關的報道已太多,在此不做闡述。

毋庸置疑的是,我們已進入以云計算服務為基礎的社會,“云計算是互聯網企業進軍B端市場的基礎”這一觀點也逐漸被認可,從阿里、騰訊、百度紛紛提供云計算服務便可看出。

若從這個角度看的話,字節跳動進入云計算市場是情理之中,但從人們對字節跳動的固有印象看,這個轉折,太大了。但不管怎么看,字節跳動進入云計算市場已成為了事實。

因為在5月份,字節跳動推出了名為“火山引擎”的企業云服務平臺,該平臺原名為“字節云”。這一動作,相當隱秘:《“火山引擎”服務條款》顯示其開發者為北京飛書科技有限公司。

同時,字節跳動在去年7月便提交了“字節云”的商標申請,名為“字節云”的微信公眾號現在依然存在,且賬號主體為北京飛書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飛書科技有限公司又為字節跳動的全資孫公司。

企查查數據顯示,火山引擎的運營實體北京火山引擎科技有限公司于5月11日注冊成立,其母公司為北京潛龍在淵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而潛龍在淵又由字節跳動公司100%控股。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飛書在去年也上線了名為“輕服務”的小量級云服務產品,該產品提供開箱即用的開發體驗,開發者無需考慮服務器和數據庫等基礎設施的搭建,更不用操心測試環境配置、數據備份和線上運維等一系列繁瑣之事,只需專注于產品開發本身。

從以上種種不難看出,字節跳動的確在布局云計算。面對種種跡象,字節跳動相關負責人也只能回應稱沒有公有云產品以及做公有云的計劃。

筆者搜索字節跳動招聘官網時發現,字節跳動已公開招聘私有云測試開發工程師、私有云平臺產品經理、私有云產品經理崗位。

這意味著,字節跳動進軍云計算市場,很可能是從私有云切入。

更像是“被動”轉型

字節跳動的這些B面動作,不禁令人思考:在資訊、短視頻領域做得如火如荼,為何要進軍這些連張一鳴自己都覺得陌生的領域。

結合字節跳動自身情況以及其他互聯網巨頭的發展戰略來看,字節跳動這樣轉型也在情理之中。

從字節跳動自身業務來看,盡管今日頭條、抖音等APP日活量、用戶量都相當高,但DAU、MAU等關鍵數據基本達到頂峰,如果不是疫情的出現注入一些新的活力,這些APP很難實現大幅度增長。因此,字節跳動需要開拓新的業務,不能全部押注在原有產品。

從其他互聯網巨頭的發展戰略來看,To B是大勢所趨。因為整個互聯網市場,消費者紅利已經殆盡,這也是為何字節跳動原有業務難以大幅增長的原因。從消費互聯網轉型為產業互聯網才是互聯網巨頭的未來。

原因在于消費互聯網的服務對象主要是人,實現的是人與多種智能終端的連接。而產業互聯網,是人、設備、平臺、軟件、場所等多方融合的產物,其服務對象和市場規模均更加廣闊。字節跳動正借助在C端的積累,向B端的基礎設施發展,而B端的基礎設施,便是其已經推出的飛書,以及正在籌備中的私有云業務。

鑒于字節跳動在車聯網上的布局才剛開始,目標也較模糊。在此可看其為何選擇了布局教育領域。對于互聯網廠商來說,要想從C端獲得營收,不外乎廣告、游戲、電商等方式,而廣告、游戲,字節跳動都在做。之所以發力電商,是因為電商相對較難,且在國內已相當成熟,此前字節跳動在電商領域的產品也以失敗告終。

而疫情使所有人看到,教育市場是多么有前景的一個領域,尤其是在線教育。字節跳動選擇大肆發力教育領域,除了看到“錢途”,還因為教育市場一沒有巨頭壟斷,二進入門檻低,三則是,做教育需要花費大量的宣傳費用,但字節跳動最不缺的便是流量。

轉型,挺難的

也不難看出,相比廣為人知的資訊、短視頻等業務,字節跳動現在發力的領域更加垂直,更加專業,尤其在B端市場。由此便引出:字節跳動的轉型,能成功嗎?

從目前的狀況來看,似乎并不容易。首先說B端服務。不同于面向消費者的C端產品,B端服務一定是個對專業能力要求極高的市場,因為其要求廠商要具備足夠的行業沉淀、對客戶的理解、出色的產品技術以及服務。

盡管字節跳動在互聯網領域有著經驗,但這個經驗更多是在內容分發上,在行業上,確實沒有什么經驗。這從字節跳動面向C端推出的產品便可以看出,諸如飛聊、多閃這些社交產品均失敗,悟空問答也不了了之。入局其他C端產品都這么難,更何況B端了。

其次再看字節跳動正大肆發力的教育領域,這也是一個相當垂直的行業。在布局教育的這兩三年中,字節跳動也屢屢打了敗仗:如2018年5月推出的在線英語學習平臺GoGoKid,在上線一年后被爆出大規模裁員,AI少兒在線英語平臺aiKID在上線三個月后也被爆出停止運營。

而對于這兩個產品,字節跳動也并非不重視,相反則是大量宣傳以及明星代言。這說明,互聯網的宣傳模式,并不適合教育行業,而字節跳動,又習慣“大力出奇跡”。

雖然轉型看起來很難,但能在短短8年內將年營收做到170億美元,張一鳴自然有張一鳴的方法,且從張一鳴的公開信上能明顯感受出來,對于轉型,字節跳動很重視,在教育業務上,更是心存敬畏。

至于能否成功,不妨幾年后再來評判。當下,且看字節跳動如何靠資本、流量、算法等優勢,一步一步走向B面。





版權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軟件網(//www.907172.tw)”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軟件網或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業、傳播媒體轉載、摘編中國軟件網(//www.907172.tw)刊登、發布的產品信息及新聞文章,必須按有關規定向本網站載明的相應著作權人支付報酬并在其網站上注明真實作者和真實出處,且轉載、摘編不得超過本網站刊登、轉載該信息的范圍;未經本網站的明確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在非本網站所屬的服務器上做鏡像。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ganrao}